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对冲基金 > 今日研报 >

>对冲基金

DE CHUAN FUND

今日研报

全球股市

期货快讯

一个现代对冲基金寓言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26

  在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笔下的一则寓言中,一个古国极为执迷制图术,以至于最后能令它满意的,只有一幅尺寸与王国同样大小的地图。“庞大的地图没有用处,”博尔赫斯言简意赅地写道。在捕捉真实乃至超越真实的过程中,帝国失去了对真实的所有认识。

  萨姆•伊斯雷尔三世(Sam Isreal III)的离奇故事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一个由诈骗和失败组成的现代对冲基金寓言,源于华尔街耳熟能详的肮脏与罪行,以及一个人打败市场(用伊斯雷尔的话来说是“先一拍听到市场的动静”)的雄心,却以深陷阴谋和偏执的泥潭而告终。

  伊斯雷尔的Bayou Capital对冲基金于2008年崩盘。说实话,正如盖伊•劳森(Guy Lawsen)在书中所说,崩盘一事十足奇怪,若不是因为这一点,它本来会被规模更大、影响更深远的马多夫(Madoff)丑闻所遮盖,成为无人知晓的一件事。在入围今年“英国《金融时报》/高盛年度商业图书奖”(Financial Times and Goldman Sachs Business Book of the Year Award)的《章鱼》(Octopus)一书中,劳森讲述了2008年金融崩溃以来最为混乱、稀奇的一场故事。

  该书开头并无特别之处,沿用了一贯紧凑的金融书籍叙事方式——伊斯雷尔仰仗着弗雷迪•格雷伯(Freddy Graber)和莱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等金融名家的提携,在20世纪80年代华尔街的一片混乱中崭露头角。

  “我听说华尔街是一场幻觉,”伊斯雷尔在狱中告诉劳森,“那里有不同的魔术师,用不同的手法使着不同的把戏。但没有人不干欺骗的事。”

  伊斯雷尔的那张“博尔赫斯地图”是他设计的“前推”(Forward Propagation)交易系统,他希望这个系统能为他解开金融真相。

  事情却没有如他所愿。伊斯雷尔于20世纪90年代成立的Bayou基金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后损失惨重,谎言开始占据上风。“前推”系统存在着不为客户所知的缺陷,但伊斯雷尔失去对现实的把握要严重得多——这拜他所服用的各类兴奋剂和镇静剂所赐,如双丙戊酸钠(Depakote)、左洛复(Zoloft)、锂药物和安非他酮(Wellbutrin)。

  濒临垮台之际,伊斯雷尔坐在自己宅第的小教堂里。他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手中买下了这座都铎复兴风格宅第,并为其中一个房间配备吉他和扩音器,将其改造成“摇滚之穴”。伊斯雷尔在办公桌前放置了一台对准对冲基金交易室的单向摄像机,这样他便能威严但又无能为力地看着他那混乱的交易系统。他还豢养了一群异域爬行动物。

  从此开始,故事变得更加离奇。非常非常离奇。

  绝望之下,伊斯雷尔投入了另一个骗子的怀抱。这个骗子又骗了他,把他介绍给了“章鱼”。“章鱼”是一个统治世界的阴谋集团,它的13个家族将全球分而治之。地下债券市场是存在的。外星人确实在罗斯威尔降落过,但死于过量食用草莓冰淇淋。伊斯雷尔于是深陷其中,连同他为客户打理的、已经缩水大半的资金。

  本书的下半部分内容惊心动魄,我们了解到约有100亿美元在这场荒谬的“地下金融”阴谋骗局中打了水漂。

  劳森此书的一大问题是缺乏类似对客观现实的描述。萨姆•伊斯雷尔认为“章鱼”便是世界,而据劳森解释,这种观点的根据是他对伊斯雷尔在狱中进行的“数百小时的采访”。而监狱是容易产生幽闭恐惧症的地方。

  300页后,读者可能会感觉花费了一个下午,读到的却是泛滥于低级网站上的长篇评论。如果多一些正常的描述,“章鱼”的形象可能会鲜活许多。

  但这并不是说这本书就不值得读下去了。Bayou也许无足轻重,但伊斯雷尔的故事却是对冲基金的一种典型——开始时仅略有些不同寻常,后来却走向极端。

  金融行业贪婪、傲慢,随着时间推移悄然离现实远去,伊斯雷尔的人生轨迹与之是如此相符。这或许为金融世界带来了一条更深刻的道理(或者说警告)——就像博尔赫斯笔下的无用地图一样,金融世界有时看起来也像是建立在纯粹抽象之上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