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对冲基金 > 期货快讯 >

>对冲基金

DE CHUAN FUND

今日研报

全球股市

期货快讯

期货交易靠什么取胜?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06

  从传统智慧来讲,交易靠什么取胜?大概分为3个方面。最基础的是交易技术,是在市场中的能力问题。第二个,有了这个能力,马上涉及到风险管理问题。因为交易是个概率的东西,你的盈利能力不管有多高,总有失败的交易。如果这2个问题都解决了,那么第3个问题就是知行合一。交易技术有了,风险管理能力有了,手段、方法都有了,但是在交易过程中,因为心理的影响没有做到,也会出问题。知行合一的问题,就是个心态问题。这在国外的交易书籍中,《金融王国的自由之路》、《走进我的交易室》2本书中都谈到了这个问题。期货成功交易员必备的3个因素,技术、策略、心态。《金融王国的自由之路》这本书,风险投资、交易策略内容占了30%,最重要的是心态、心理的修养,人性的修养。期货交易,不仅是个盈的艺术,还是个输的艺术。风险控制对于一个期货交易员来说,是个非常难、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从我自己做交易来看,一年中,赚大钱这种事是印象比较深的。但是,印象更深的是,本来要赔钱的时候及时把控住、转危为安。期货交易就是这样,你在应该赔钱的时候没有赔钱,把控住,那么还是比较乐观的。所谓心态问题,远远不只是了解交易策略的问题,而是了解自我、超越自我的问题。小到具体一次交易,大到投资者的人生命运问题,最终取决于人的人性、心态问题。这是一般传统理论对成功交易员的基本认识。

  期货行业,有人说是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业。我这个团队还是比较开放,请全国各地的朋友过来交流。有人把优秀的交易技术当做商业秘密,这种人其实不愿意跟人分享。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必要。传统交易智慧的总结,往往是个体性的总结。这种总结的目的,是个人下定决心,按照这种方法去操作,优势发挥,弱势避免,自己去用,也不是给别人用。因此,对于成功的交易方法的总结,千奇百怪。第一层面,有了交易技术最重要。当有了盈利的模式总结后,才进入第二个层面,风险控制。在交易技术上找到了相对有胜算的点,第二谈到风险控制,第三才是进入书面的总结。

  所以,期货行业的总结,个体性非常大。有些人总结日内交易。我也总结了一些日内交易的一些特征规律,仅仅是我们团队的一些经验。也有人说,趋势交易最重要。这种个体性的总结,走到最终、走到峰值的,我觉得是个体的修炼。国内期货交易员无论做的过程怎样,最终都是个人的修炼。

  孔子在70岁的时候说“从心所欲,不逾矩”。从市场的角度,要打败我,还是比较困难的。如果我曾经辉煌过,失败了,又辉煌又失败,那还是自己的问题,自己被自己打败了。所以说,如果在期货市场要长期的,稳定的生存下去,赚到大钱,还是要靠扎扎实实的内在修养。孔子在70岁的时候说“从心所欲,不逾矩”,我也觉得不太靠谱。如果一个交易员在70岁的时候,也做不动了。所以,如果交易员要在其后行业长期发展下去,要从修炼走向一个更加宏观的智慧状态。

  关于修炼,我所理解的达到最高境界的是杰西里费莫,《股票做手回忆录》的作者,这是美国上个世纪20年代最伟大的交易员。他个人对市场的认识,从个人天性来讲也好,还有就是对市场交易策略的完善,这方面,我觉得到现在也没有多少人超越他。作为个体交易员、操盘手而言,里费莫对市场交易的理解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也没有什么人完整地超越过他。这个人四起四落,在二几年的时候,赚了不少钱。但是,为什么这个在二几年赚了那么多钱的人,最终是在贫困中自杀的?我感觉,作为一名个人交易员,要在市场中理性认识长期生存的话,还是要靠知行合一。人性的修炼、修养永远都是没有止尽的。人的本质上永远都用非理性的一面。尽管里费莫曾经总结了很多经验教训,也完善了交易策略。但是,在后面的交易中,他肯定自己也违反了这些规定。

  一个期货交易员,通过修炼达到彻底的自我控制,这也是我们人生的理想。因为人本身就是一个情绪的动物。所以,期货交易员要怎样才能做到突破?假如说,我自己做了十几年的期货交易,吃了很多苦头,交了很多学费,好不容易对市场领悟了,赚了点钱。但如果做来做去,又把自己的钱做没了。那又在做什么呢?所以最终还是要靠对自己的修炼,达到对交易的控制。

  作为一名交易员,我想有个方向是:借助系统科学,靠分解优秀交易员的投资心理行为科学,打造优秀交易员为核心的交易团队,达到长期稳定盈利的目的。

  一个优秀的期货交易员,就是了解自我、超越自我的过程。了解自我,其实是个审判的过程。在投资市场,你要了解自我,必须要花很大的代价、学费。而且交了很多学费后,也未必保证就了解市场。这其中的因素非常多,涉及的学问也非常多。我们做交易,把很大精力放在市场价格波动、市场规律的研究上、对交易策略的完善等等。但是,我不可能同时是心理学家、统计学家、管理学家。如果一个人能通过跨行业的知识学习,达到自我修炼,对一个交易员来说,也是件比较靠谱的事情。

  我们的期货交易员,个人间的相互交流非常非常重要。比如像刘翔,真正比赛,是他自己在冲锋陷阵。但是刘翔的背后,有很多统计学家、心理学家、生理学家等等指导、调整,对他提建议。一种建立在科学化管理的运动员训练,可能更有利于刘翔的成绩。包括姚明也有这样的因素。我原来的想法是,以我为核心打造一个团队,以我的流派找很多助手。但是,这些助手对我的理解还是有限的。后来我就想,到外面去聘用。在我们团队以外建立一个顾问。当然,这个顾问也比较贵。3个月,一个顾问要100万。但是我用了下后,感觉价值功能比较大。顾问来了,我发现不太一样。假如某一天我的交易失败了,往往是情绪的波动造成,非理性的因素,而不是说市场交易策略的问题。在反思过程中,承认是自己修炼没到家,明天可以做的更好。前几年我在建立交易室的时候,我还想在另外弄一个房间,做一个类似张三丰练功的房间。如果交易不理性,就到那里修炼一下。后来交易顾问来了之后,给我感受最深的是,他们把交易员看做一个“人”来看待。人是有情绪的,人是有非理性的时候。当然,感性的时候,你有你优势,你有你厉害的地方。后来,我发现交易过程中,周四周五和周一周二的交易,也是有差异。一个月连续盈利之后,体力也会下降。包括智力也有差距,有时候反应非常灵敏,有时候反应就很迟钝。这些东西,交易员自己去反思的话,很难去挖掘认识,很难有比较透彻的了解。顾问给我带来很多新的东西、理念。把我这个纯粹的市场中每天打滚的交易员新的知识体系。包括传统心理学、经济学知识方面的知识。在一些期货书中也能看到,但是做为专家,他们就提出来:他们在看了我很多交易后,就明显发现,我的认识偏差。

  沉淀成本是第一位。如果我自己做一个交易,亏了以后一般不是方法的问题。所以亏了以后,我就不服,我就反复做。反复做的结果就是如果一亏损就骑虎难下,下不来了,必须要在这个交易上扳回来。这样一来,就是亏损越大的品种越难放弃。面对这种沉淀成本,顾问就给我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法。当我的交易中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他们就提出3个方法手段来解决。包括风险厌恶,还有个诱饵效应。这个诱饵效应,我是第一次听到。后来我发现非常有效果。他们分析我的交易质量最好的品种,如果同时交易4个到5个是上限,超过5个以后,交易质量明显下降。第6个交易本身就有问题,前面5个有时候都会受影响。第6个,其实是个诱饵。第6个交易品种,其实是打乱了你原来更核心的交易质量。了解了这些以后,明显就能控制了交易数量。另外,包括情绪放大。假如一天交易分为3节。第一节早盘9点到10点;第二节10点到11点半;下午为第三节。我就发现第二小节,10点以后,我明显就是进攻性比较强。第一小时理性分析成分比较多;在第一小时市场给你无数信息刺激,对了错了,赚了亏了,导致第二小时情绪化了。所以,利用经济学、心理学的原理,了解操盘手的现状,他们提供了一些解决的手段和方法。生理学和我们的交易,也很有关系。交易员在开盘前和开盘后,都发生很大的变化。原来我们也了解这个,但是有个朋友告诉我,这是个生理学现象。在开盘前,交易员很理性。但是在开盘后,在一些信息的刺激下,就刺激交易员做出某些行为。

  另外,还有个统计学问题。统计学我们大家都没学过。但是,怎么用科学的统计方法以及怎样做出有效的结论,这个统计学家和我自身去统计,差距很大很大。后来他统计后,发现我们的团队交易有很多的特征。交易团队中,盈亏关联性很大。就是你盈利的时候,做什么都盈利,亏钱的时候,做什么都亏钱。包括单个交易日盈利超过5%,往往有个龙头品种。这种现象,往往有品种上线,如果超过4、5个,交易质量就会下降,他们都给了我们很多有针对性的建议。交易数量要控制。

  还有市场的准确性。通过控制你的活跃性,保证你的准确性。另外,还有些管理学的市场原理。包括团队的合作,也要讲科学。从我的助手角度,既要做基金风险的管理,又要做交易流程的动态管理,也有做市场规律发现的管理,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