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私募基金 > 投资观察 >

>私募基金

DE CHUAN FUND

投资观察

德川私募学堂

私募快讯

私募基金投资非标债权的实践与困局

发布日期:2017年07月06

  据媒体公开报道,接近监管层人士透露,私募基金监管法规拟进行修订。

  在拟修订的私募基金监管文件中,包括对《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的修订,监管层或正在考虑暂停私募基金的非标债权投资业务。

  包括投资非标准化债权、发放委托贷款或提供担保、从事无限责任投资、向私募管理人及其关联方出资等活动有可能在新的私募监管框架内被监管层考虑设置为禁止项。同时,基金业协会自下周起或停止私募债权基金备案。

  关于非标准化债权,我们没有查到证监会或基金业协会关于非标准化债权的明确界定(建议今后在正式规范性文件中明确范围)。但是,银监会在2013年3月底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办发[2013]8号)中对非标准化债权界定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是指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债权、承兑汇票、信用证、应收账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

  事实上,部分私募机构通过备案、发行私募基金为部分地方平台、房地产企业提供非标融资等类信托业务,而该类业务在私募行业并不鲜见,在产品结构上,部分私募基金甚至体现为明股实债、附回购应收账款投资等。

  关于明股实债,常见的模式是:

  1、私募基金以股权投资加回购的方式完成债权投资行为;

  2、股权+债权方式:即私募基金以注册资本平价或象征性价格获得目标公司一定比例的股权,然后其余部分通过银行委贷或直接股东借款的方式给目标公司发放贷款;值得一提的是,劣后性资金有时也会放入基金,以提供间接增信;

  3、债转股模式,在实际交易结构设计中,将合同界定为增资协议,增资协议中约定占有的股份,同时增资协议中约定一个债权转股权的过渡期,以此来回避企业之间的资金拆借。

  关于附回购的应收账款投资,常见的模式是:

  私募基金受让应收账款债权或应收账款债权收益权,并支付转让对价,一般是平价转让;转让方支付给私募基金一定的转让费用,并承诺在一定时间内按约定的条件回购应收债款债权或应收账款债权收益权,同时转让方及其关联方对转让费用的支付及回购提供担保增信。

  关于应收账款,此前关于私募基金能否投资应收账款一直是业界讨论的话题,因其产品结构与商业保理存在一定的重合之处而有一些界定上的可争议之处。根据银监会关于非标债权的定义,应收账款属于非标债权,如上述监管政策落实,则投资应收账款(或应收账款债权收益权)的私募基金业务也会受影响,投资应收债款的私募基金备案程序也可能被暂停。

  还有一种模式是资产管理计划与基金相结合的模式,主要是针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中的一些项目运用。投资人通过资产管理计划以优先级的角色进入到合伙基金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以劣后级进入到此合伙基金中,此后有限合伙基金再将资金投入到标的公司中。同时,由于地方政府无法提供担保,因此往往采用慰问函、人大决议函或者财政支持等手段为标的公司的收益提供兜底。

  需要说明的是,地方政府兜底一直处于合规和履行风险的边缘,前一阵某地区政府单方宣布收回财政兜底函的案例正好说明了这种风险。由于不是本文探讨的重点,此不深度展开。

  若私募基金的非标投资政策出现收紧,则相关房地产、城投公司的私募非标融资可能会受到一定影响。

  据查,截止2016年11月5日,名称中应收账款字样的私募基金产品通过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共计69条记录,其中最后一条应收账款私募基金于2016年11月1日成立,于2016年11月2日通过备案。还有部分私募基金其名称中没有应收账款字样其投向也是应收账款。鉴于目前政策的不确定性,建议拟投资应收账款的私募基金充分评估和慎重开展相关业务。

  今年7月私募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表明基金业协会的态度:私募基金应该是无预期收益率的。实操中私募基金投资非标设定预期收益率容易演变为变相的集资和保底募集活动,也容易酝酿为群体事件。从业务专长来讲,私募基金投资非标并不是其自身专业范围,不利于私募机构真实资产管理能力的提高,同时容易形成为一些实体的融资通道;另一方面,私募基金投资非标容易形成非标资金池,对资金池的监管,相关监管部门也都在趋紧。

  从监管层的监管思路看,基金业协会关于资管业务的态度是:禁止产品刚性兑付和结构化配资业务,禁止资金池;限制通道业务和非标融资业务;加大对投资顾问产品和结构化产品的规范力度;鼓励有能力的机构拓展主动投资管理类业务。监管层考虑限制私募基金投资非标,或正是出于对私募行业的整顿和规范,相关政策或将在私募行业中一一深化、落实。

  可以看出,监管层,正在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的募集到运作,正在让私募基金逐步回归本原,而不是在以金融创新的浪潮中迷失自我,引发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