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阳光私募 > 私募学堂 >

>阳光私募

DE CHUAN FUND

每日动态

德川学院

私募学堂

配资借道阳光私募,近半信托公司备案私募基金

发布日期:2016年10月19

  股市好转的标志是成交量回暖和场内融资余额上升。数据显示,截至10月21日,两市融资余额已连续7个交易日净流入,再次逼近万亿元。两市单日融资买入规模从300亿元低谷恢复到逾千亿元水平。

  如下图所示,融资融券在9月行情中呈现下行,然而自国庆节后开盘以来,两融行情一路上涨,走出一个倒“V”字。值得注意的是,融资余额更是上涨动能明显,几乎破万亿。

  近期,信托公司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热情也丝毫不减。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信息显示,在刚刚过去的9月份,又有6家信托公司完成备案,截至目前,已经有31家信托公司,至少23家信托专业子公司备案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在业内人士看来,资本市场正为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所重视,分业监管体制下,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有助于信托公司更好地开展此项业务。与此同时,一些信托公司亦借此逐步提升其证券投资主动管理能力。

  近半信托公司备案

  9月29日,国投泰康信托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至此,目前已经有31家信托公司备案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这意味着,在全部68家信托公司中,有近乎一半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

  从备案时间来看,万向信托在去年10月23日完成登记,成为第一家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的信托公司,此后陆续有一些信托公司进行登记,特别是今年二季度以来,就有24家信托公司“扎堆”备案。除此之外,据相关研究人士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23家信托公司旗下的私募子公司完成备案。

  某备案的信托公司研究人士认为,目前信托公司以及信托公司旗下的私募子公司“扎堆”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一个大的逻辑是资本市场越来越受到信托公司的重视。实际上,近年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因素影响,信托公司传统的房地产信托、政信合作等业务愈发难做,不少信托公司甚至陷入兑付危机的“泥淖”,而去年下半年以来A股走牛则为信托公司打开一扇新的“大门”。彼时,多家此前较少从事证券投资业务的信托公司公开表示,在2015年,资本市场将是其最为重要的业务方向之一。

  契约型基金诱惑

  国投泰康信托表示,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资格的获得,进一步丰富了公司业务实施的路径。今后公司可通过发行契约型基金,开展跨市场私募基金管理业务。在为客户提供更为丰富的金融产品的同时,也为公司打造多元化资产管理平台、开拓各类私募基金管理业务打下基础。

  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后,信托公司通过发行契约型私募基金或有限合伙基金,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操作更为灵活。具体而言,通过上述方法开展业务时,可以不用受到相关信托业务的监管约束,进一步扩大投资范围,同时无须占用信托公司的净资本、不用缴纳信托行业保障基金,降低信托公司展业成本。此外,通过上述方式发行相关产品,可以避免在企业定增或者转板时因信托计划而导致定增限制或者信托计划持股无法上市。实际上,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备案的信托公司发行了契约型基金和有限合伙基金。

  此外,记者了解到,今年以来,已经有一些信托公司开始借助发行私募基金来探索主动管理的证券投资业务。一家正在从事这一业务的信托公司人士认为,在私募基金环境之下,信托公司没有刚性兑付的压力,更愿意去尝试主动管理的业务。他透露,目前信托公司尝试这类业务的一种方式是先发行一只契约型私募基金,再对接作另外一只有限合伙基金的有限合伙人(LP),投资顾问作为普通合伙人(GP)。该人士认为,尽管这一交易结构中仍需投顾,但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已经是发行一只主动管理的证券投资产品。业内人士认为,目前信托公司的证券投研能力较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逐步发展。长期来看,信托公司需要适时摆脱对其他金融机构投资顾问方面的依赖,增强主动投资管理的投入。

  场外配资卷土重来,资金贩子也转型

  在这利益至上的时代,有利益就一定有人干,有监管那就绕道,伞形信托与单一结构化配资受到严控,其他办法应运而生。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信托通道完全受阻,承接银行优先资金的配资通道以基金子公司为主。

  一些曾经为配资公司提供劣后资金的上游资金批发商(俗称“资金二道贩子”),摇身一变成为所谓“母基金供应商”。

  “配资公司需要转型升级发展的,可以加入我们的母基金,成为我们母基金的新会员”,这是流传于一些配资群的招商信息,具体的服务包括:免费申请私募基金牌照;免费设计、发行阳光私募基金产品;低利息拆借资金,优先资金年化最低至4%。

  一位前配资界人士透露,尽管监管不让做场外配资,但“变通的办法还是有”,很多配资公司已经开始转战阳光私募。更重要的是,一旦变身私募,这些场外配资就变相合法化了。

  配资公司变形不变质,借款成本蹭蹭上涨

  前配资界人士还说道,配资公司借道阳光私募基金,但性质跟信托资金模式是一样的。就是配资公司从上游资金方拿一笔钱,银行资金做优先级份额,上游资金方拆借出的资金、或配资公司的自有资金做劣后,两方面资金构成结构化资金池。资金池再分配到阳光私募基金的独立基金专户里,配资公司把专户租出去给配资人。

  据《北京青年报》调查,十一之后,不少公司配资比例从1:2最高上调到1:5,咨询的投资者明显增加。由于信托渠道被关闭,导致借款成本扶摇直上,5倍杠杆月息普遍在1.8%到2%,年息高达21.6%左右。

  申万宏源证券曾详细测算,民间配资公司全国约为10000家,平均规模约为1-1.5亿左右,整个场外配资市场规模约为1.7-2万亿左右。

  配资模式风险大,奈何股民7秒记忆

  有市场人士表示,传统民间的配资模式是帐户与个人分离的,公司可以监视帐户并且强平,并且可以更改游戏规则。

  如今年6月份股灾时,北京配资公司最多可以提供给股民3倍的杠杆资金,月息大约为1.8%。业内人士介绍,4月中旬以前,也就在大盘不到4000点的时候,配资公司提供4至5倍的杠杆;4000点之后,配资公司认为股市风险加大,单边上行的市场将上下震荡,于是公司从风险角度考虑,便缩小了杠杆。对于公司来说是必要的风险控制手段,那些认为自己马上就能看到春天而被强平的投资者只能痛哭流涕。

  人与帐户分离会滋生税收风险、信用风险、市场风险等一系列风险,在任何成熟市场都会受到严格管制,但配资客却甘之如饴。

  股市在第三季度因杠杆泡沫破裂而惨遭滑铁卢,然而这深刻的教训依旧奈何不了配资客的7秒记忆。

  幸运的是,配资死灰复燃刚刚起头,不幸的是,这波配资客正在踏入“同一条河流”。